万载历史网首页 > 热点历史

阉党与东林党之争

发布时间 2019-10-10 03:43:09
阅读数: 4 作者:
本文标签:

解释下党争这个词语的概念,

为争取政治利益互相攻击。

一首先,是指古代官员结成党派;历史上著名是我党争主要有晚唐党争。北宋党争,明朝党争三大党争,直接变成了明朝这个大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明末的东林党与三党和宦官的。

明万历时起,

方从哲,

在朝当政,

朝政日趋腐败;党派林立,党争迭起。在这些党派中。最先以浙党势力较大;浙党首领沈一贯;都先后出任内阁首辅。后经梃击,移宫三案之后,光宗朱常洛即位。东林党因拥立有功而势力。

浙党落败;转而投效阉宦首脑魏忠贤,东林党人登上政治舞台。如上所说:完全是沾了当初拥立光宗朱常洛和熹宗朱由校即位的光,光宗与熹宗皇帝能够登上皇帝宝座。可以说东林党是出了大。

却因为多方面的原因。

东林党的势力遍布朝野。并且在天启三年之前,可以说是很特权的一个政治集团,明后期资本主义开始萌芽。尤其是江南一代的资本家和官僚。工商业发展得如火如荼,而当时明朝的国库,可以说是富得流油。却屡屡亏空,这是为什么呢?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农业税收极其。

而那些资本家和官僚为何能够如此逃税成功?而工商业屡屡逃税漏税;还是多亏了他们暗中扶植的政治上的代言人;东。

浙诸党,

所以有时这三党也会被直接划入广义的阉党体系,

当时东林党人的主要对手,是万历帝身边的宦官们以及朝中的齐。又由于到了天启时期这三党成员大多已依附于大宦官魏忠贤,这就直接导致两大对立集团东林党和阉党最终形成;历史上认为的东林党误国,导致国库虚空,主要是指的东林党对朝廷对资本家以及工商业从业者的征税,恰好遇到北境烽烟四起!本来明朝军队就军费。

南方起义军风起云涌。简直是处处都缺钱。反而处处抵抗向工商业收税,江南工商发达,东林党人不仅不为国出力,而几乎不用交什?

北方各省的农民则难以忍受高高的税收。这也直接导致了南方的农名起义军愈演愈烈。一遇到天灾更是食不果腹?最后到了不可收拾的。

而被东林党华丽的词藻和清流的外衣所迷惑,

东林结党给明朝造成的损失是一个深重的历史教训,不少人对东林结党的危害认识不足,对其多有追捧和誉美之词,明末的党争及大地削弱了明朝的力量,以致于成为最后一根稻草。二文极则必开动乱之机;直接压垮了这匹强大的。

明朝的政治环境是有些不同的,

因为朱元璋定下了规矩,

因此只剩下皇权。

历史上各朝代的政治力量主要包括皇权。而有明一朝。外戚是不存在的。历代皇后都是出身自中低级官员。勋贵集团在经历土木堡事变之后,甚至是平民家庭。也所剩无几,只是皇权的附庸。宦官作为一种皇权延伸的。

由定型的庞大文官群体维护的政治统治时期。

只是对文官士人集团的一种报复形式,

士人集团的势力则在明神宗万历年间达到鼎盛,整个明王朝进入了一种一元化,万历二十八年不上朝也是在此背景下发生的,但万历不上朝不代表不理政;因为此时的皇帝已经不再是封建社会最高权力的拥有者,他受到了文官集团的强烈制约。东林党从来都不是一个组织严密的政治党派;其中相当一部分人就已经受到了东林思潮的。

起源于顾宪成被革职之后于无锡东林学院的讲学议政,

甚至连这个名字,都是后来由反对派给起的,它最开始是一种学风思潮。顾宪成在士人中享有极大的声望。由于反对张居正的改革以及争立太子等事,他在讲学中经常触及社会。

于是慢慢地,

辽东与女真的战事吃紧。

熹宗准备对税收进行改革。

因为他们主张让利于民,

但此处的民是有特指的。

有多有识之士慕名而来,遭到神宗的厌恶被革职遣返,因为大致相同的政治主张,这批人便常常在政治活动中结合在一起,到了明熹宗天启即位;明朝已经面临着内忧外患的局面。而国库相当空虚;为了提高财政收入,东林党对此大力反对,在。

主张国家应该以农业为本。

江南则出现了初具资本主义性质的手工业作坊或工场,中国北方农业严重歉收。东林党代表着江南商人阶级的利益,因此对熹宗的征款赈灾和对江南商业,应重点征收农业税。采矿业征税政策进行百般阻挠。面对这种局面,熹宗环顾。

身边一没外戚二没勋贵,目光最终落在了那位像老狗一样陪伴自己长大的太监身上,我一个市井街头的小混混怎么就到北京做了东厂厂主九千岁?

在一直到天启七年明思宗崇祯登基的两三年时间里,

于是魏忠贤开始得势。当初一些被东林党排挤打压的官员;也纷纷聚拢到魏忠贤的旗下:天启五年,熹宗下诏烧毁全国书院,许多东林党人遭到杀害。但魏忠贤出身泼皮无赖。为人狡诈狠毒,借机将政见不同者全部列为东林党进行。

东林党借助崇祯清除魏忠贤势力的机会,

海外贸易税等种种税负,

乌烟瘴气,政局被搞得秩序混乱,崇祯顺利登基,也意味着魏忠贤的命运即将走到尽头,将很多政见不同者统统归为阉党进行打压,并再次取消或降低了盐税,经济制度开始崩溃。最终在内有流民起义外有强敌入侵的局面下大明王朝走到了。

魏忠贤只是熹宗用来对抗东林党的工具。而其领导的阉党和与其针锋相对的东林党;始终在打着各自的旗号党同伐异,甚至就对国家的贡献而言;都对明亡负有不可推脱的。

在魏忠贤当政时期;

便有能力支付军队的开支,

反观东林党,

与赤壁之战前江东集团面临的局面也有几分相似。

阉党恐怕还要略好一些!朝廷没有给农民加赋。并且针对江南地区重新设立了万历末年被东林党废除的工商税。朝廷有钱了。因此在这期间,关外也捷报频传,长于内争。短于治国,他们空有政治理想和抱负,却拿不出一条行之有效的政策;甚至在某种程度上。明王朝面对满清的威胁局面;像我鲁肃这样。

当时鲁肃是这样为孙权分析的,可以迎降曹操,依然拥有一官半职。逐年升迁也可以做到州郡一级的长官。还会有立命之所吗?但如果将军迎降曹操,天下真的是历朝历代某一家某一姓的天?

摇身一变依然在自己统治阶级的位子上扬扬得意,

某些投降满清的东林党人。崇祯帝在位17年;除了东林党以外无人可用,最后却落得身死国破的下场,难怪会留下诸臣误朕文臣人人可杀的。